手機版 二維碼 購物車(chē)(0)

試問(wèn):誰(shuí)來(lái)為養殖戶(hù)的良心買(mǎi)單?

   日期:2016-06-28     瀏覽:689    評論:0    
核心提示:  今天有些不淡定,激動(dòng)了。先是在微信圈轉發(fā)的一篇《中國人已進(jìn)入互害模式,人人逃不脫!》里長(cháng)篇大論地跟帖評論,只是因為轉發(fā)時(shí)加了
   今天有些不淡定,激動(dòng)了。先是在微信圈轉發(fā)的一篇《中國人已進(jìn)入互害模式,人人逃不脫!》里長(cháng)篇大論地跟帖評論,只是因為轉發(fā)時(shí)加了一句:“其實(shí)涉及底層尤其廣大鄉村、縣城地區雪崩式的道德崩潰,比城市嚴重得多,惜乎少人關(guān)注。”我回帖曰:“也不能這么說(shuō)。我覺(jué)得這還是大環(huán)境下的冰山一角,其實(shí)與現在整個(gè)社會(huì )的信任危機與道德坍塌是一體的。很多時(shí)候消費者與媒體導向,都有很大責任。”
 
  試問(wèn):違禁獸藥是誰(shuí)生產(chǎn)提供的?蘇丹紅老百姓會(huì )造嗎?三聚氰胺那么高精尖技術(shù),沒(méi)有科研院校高級實(shí)驗室和專(zhuān)家,養豬的能搞出來(lái)?“瘦肉精”養殖戶(hù)會(huì )生產(chǎn)嗎?如果養殖戶(hù)都能做這些發(fā)明創(chuàng )造,他們也就不用辛辛苦苦去搞養殖了。我們該質(zhì)問(wèn)一下,那些個(gè)拿國家經(jīng)費的所謂專(zhuān)家學(xué)者們,他們研究出這些東西,又大力推廣宣傳給養殖戶(hù)使用,就沒(méi)有人監管嗎?為什么出了事就要養殖戶(hù)背黑鍋受損失,還要被冠上一個(gè)唯利是圖的罪名?
 
  說(shuō)說(shuō)瘦肉精,鹽酸克倫特羅是科研人員最早從國外引進(jìn)的,禁了鹽酸克倫特羅,科研人員又引來(lái)萊克多巴胺;禁了萊克多巴胺,又冒出苯乙醇胺A。禁了苯乙醇胺A,瘦肉精還會(huì )不會(huì )弄出別的變種?沒(méi)有人知道。
 
  鹽酸克倫特羅是一種治療哮喘的藥物。公開(kāi)資料顯示,上個(gè)世紀80年代,美國一家公司將其混入豬飼料進(jìn)行飼養實(shí)驗,意外發(fā)現它能促進(jìn)豬的生長(cháng)速度、提高瘦肉率,同時(shí)使肉色鮮紅,賣(mài)相更好。上個(gè)世紀80年代末,中國農科院專(zhuān)家將美國飼料雜志的相關(guān)論文翻譯過(guò)來(lái),這是國內科技界首次接觸瘦肉精。因為能“促進(jìn)生長(cháng)、提高瘦肉率、賣(mài)相好”,瘦肉精對當時(shí)生產(chǎn)力落后的中國養豬業(yè)誘惑很大,因而隨即在國內引發(fā)一股科研熱潮。記者查閱相關(guān)文獻發(fā)現,這些研究的著(zhù)力點(diǎn)均放在測定藥物效率方面,而忽視了對人體帶來(lái)的副作用。這些都是高科技,普通養殖戶(hù)能弄明白嗎?但出了瘦肉精事件后,還是有養殖戶(hù)鋃鐺入獄,冤不冤??!
 
  還有速生雞事件,我們要承認,的確有少數不法商販見(jiàn)利忘義,鋌而走險制違規用藥,但是,每次這樣的零星的個(gè)案經(jīng)媒體大肆渲染后,讓消費者感覺(jué)所有肉雞都有問(wèn)題,仿佛肉雞市場(chǎng)亂象叢生。如此次中國問(wèn)題“速生雞”在某些人的推動(dòng)下從山西蔓延至山東,一下子覆蓋了中國兩大養殖業(yè)大省,甚至全國養雞行業(yè)都受傷!需知,屆時(shí)受到最大傷害的就是中國的肉雞行業(yè),很多養殖戶(hù)遭滅頂之災,而得益的又是誰(shuí)呢?。
 
  每一次事件都由我們最底層的養殖戶(hù)來(lái)買(mǎi)單!
 
  養殖戶(hù),養好了行情好了,多賺幾塊錢(qián),價(jià)格低了還不夠飼料錢(qián);天災了,就得自認倒霉;這種人禍,還得他們承擔,他們活在底層,就活該要承受蹂躪摧殘嗎?你們有誰(shuí)看到養殖場(chǎng)的雞蛋、生豬、毛雞等等,被趾高氣昂的客商壓價(jià)和苛刻挑揀,唯唯諾諾連句硬氣點(diǎn)的話(huà)都不敢說(shuō),只能忍氣吞聲?用什么產(chǎn)品,賣(mài)多少價(jià)錢(qián),他們都說(shuō)了不算,他們又怎么去唯利是圖?養殖有多少利可圖?
 
  一些新聞媒體,你們要關(guān)注的不是盯著(zhù)養殖行業(yè),把出現的每次事件都不負責任地炒作夸大成網(wǎng)絡(luò )盛宴,吸引眼球,賺取你們的點(diǎn)擊率和收視率。你們該深挖的是這利益的上游,是那些始作俑者,其中也包括媒體無(wú)下限的廣告宣傳。如果你們宣傳推廣的東西都是虛假的,你讓養殖朋友還能信誰(shuí)?他們處于最弱勢的底層,只能你們說(shuō)什么,推廣什么,宣傳什么,他們信什么。
 
  別再說(shuō)養殖戶(hù)唯利是圖吧,唯利是圖的又豈止是養殖戶(hù)?各行各業(yè)比養殖戶(hù)唯利是圖的大有人在。易糞而食,這就是當前大環(huán)境的悲哀。養殖戶(hù)有什么是自己可以做主的呢?獸藥,歸養殖戶(hù)管嗎?是養殖戶(hù)造的嗎?飼料添加劑,是養殖戶(hù)研究發(fā)明的嗎?你監管部門(mén)沒(méi)卡住違禁獸藥,沒(méi)把住不合格的產(chǎn)品,讓這些東西在市場(chǎng)上橫行,你要怨養殖戶(hù)無(wú)知買(mǎi)了用了?按照這樣的論調,是不是城市里的民眾沒(méi)有挑選余地,不得不吃那些安全無(wú)法保障的食品,就證明他們是自己愛(ài)買(mǎi)愛(ài)吃,自己的選擇,活該倒霉呢?
 
  行業(yè)媒體,你們該關(guān)注的是監管部門(mén),是科研部門(mén),是那些隨便給準入證生產(chǎn)這些產(chǎn)品的部門(mén)!你們的鏡頭該掃向他們,替老養殖朋友問(wèn)一句:到底用什么安全?有沒(méi)有譜?別前面用了后面又否定,讓養殖兄弟受過(guò),還要承擔損失!良心被狗吃了的人很多,但養殖戶(hù)絕對是受害者。
 
  這無(wú)序而混亂的農產(chǎn)品和食品市場(chǎng),真的需要有人管管了,別把這把關(guān)的最后一道責任交給農民兄弟。新聞媒體,希望你們的鏡頭能放到一抓有效的環(huán)節,真正觸動(dòng)到源頭,敲打一下相關(guān)責任部門(mén),還百姓一個(gè)公道。還養殖兄弟一個(gè)公道。還所有消費者一個(gè)公道。從某種意義上來(lái)說(shuō),所有消費者與養殖兄弟一樣,都是受害者。
 
  給良心該有的尊重和價(jià)值,這是全社會(huì )的話(huà)題。請不要再拿養殖戶(hù)的小農意識和唯利是圖說(shuō)事!捫心自問(wèn),你如此指責沒(méi)有選擇權的底層養殖戶(hù),良心又何在?媒體不負責任的一期欄目,讓全國的養殖戶(hù)遭到滅頂之災,有人問(wèn)責嗎?欲哭無(wú)淚的養殖戶(hù)找誰(shuí)去要說(shuō)法?媒體該不該向養殖戶(hù)道歉?你們想過(guò)沒(méi)有,他們一年的收入沒(méi)了,而且前期的投入都成了負債?請不要讓百姓流血流汗又流淚,還背負喪良心的指責!他們也期待和呼喚著(zhù)安全食品,吃得起的放心。
 
  說(shuō)了這么多,大多激憤之語(yǔ)。都還不是重點(diǎn)。我其實(shí)最悲哀的是:誰(shuí)來(lái)為養殖戶(hù)的良心買(mǎi)單?
 
  良心是有價(jià)的??!我想問(wèn),有人愿意為養殖戶(hù)的良心買(mǎi)單嗎?當良心被踐踏在塵埃的時(shí)候,有一種無(wú)力的悲涼彌漫全身。這些是一個(gè)普通養殖戶(hù)該承擔的嗎?如果沒(méi)有人站出來(lái)為這樣有良心的養殖戶(hù)的良心買(mǎi)單,你們又有什么資格來(lái)指責養殖戶(hù)?
 
  真的希望食品安全問(wèn)題,能被越來(lái)越多的消費者和政府部門(mén)關(guān)注和支持,讓這幫人有堅持下去的勇氣。有為養殖戶(hù)的良心買(mǎi)單的底氣??晌蚁胫溃簣允氐娜丝梢陨萃麊??養殖戶(hù)兄弟們可以奢望嗎?
 
打賞
 
更多>同類(lèi)資訊
0相關(guān)評論

推薦圖文
推薦資訊
點(diǎn)擊排行